加快完善文化管理体制>>您当前位置:南京元柏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加快完善文化管理体制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紧紧围绕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加快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和文化生产经营机制,建立健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实施方案》。有媒体敏锐注意到“实施方案”4个字,之所以叫做“实施方案”,就是要突出狠抓落实,25项104条重要改革举措,全部建立台账,一月一反馈、一季一督察,全力推进、逐一销号。截至目前,104项文化体制改革任务已完成97项,其余7项正在抓紧推进之中,将如期在2020年完成。真抓实干、务求实效,统筹协调、有章有法,是本轮文化体制改革的突出特点。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的5年来,文化体制改革在纵深推进时始终保持蹄疾步稳,突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核心价值观成为文化之魂。如同铁锤敲钉,一系列具体的改革动作将弘扬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到了实处:《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社会效益指标考核权重应占50%以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行动方案》中,30多项重点任务逐项分解,明确从具体事情抓起,从重点人群抓起;《关于推进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的指导意见》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文明风尚纳入重要职能……此外,国家艺术基金扶持弘扬核心价值观的主旋律作品创作演出,文艺评奖大幅压缩后,重点奖励那些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出贡献的作品……
  多管齐下、综合施策,明确责任、狠抓落实,效果明显。目前,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已经成为我国文艺界的新风尚,每年文艺工作者200多万人次的下乡演出服务百姓近6亿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作品越来越多,在备案的影视剧中,现实题材作品超过六成。
  让文化的河流在制度的堤岸中奔涌,密集出台的法律政策搭建了文化体制改革的“四梁八柱”。据统计,2013年以来,中央及各相关部门推出的改革政策文件多达30余件,涉及国有文化资产管理、文艺创作、文艺评奖、媒体融合、新型智库、文化贸易、文化金融、文化市场、文化财税等各个方面,电影、戏曲、出版、书店、动漫、小微企业等都成为受益者。
  文化立法5年翻了一番。新制定颁布的电影产业促进法、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公共图书馆法,使我国文化领域法律增加到7部。
  按照改革要求,政府加速从“办文化”向“管文化”转变。原文化部的全部13项行政许可项目,取消3项,下放6项,仅保留4项,取消和下放的项目占比69.2%。如今举办演出、开办网吧都可以按照先照后证的原则取得资质。为了一个批文反复跑政府、盖公章的情况大幅度减少了。
  改革使人民群众的文化获得感显著增强。不论是乡村的文化大院,还是城市的社区书屋,不论是老年人的广场舞,还是年轻人的演唱会,到处热气腾腾,充满活力。据调查,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人民群众对我国文化发展的满意度一直保持在92%以上。群众的高满意度来自3个方面:一是文艺作品的思想格调提升,单纯重视收视率、点击率、发行量而忽视社会影响的倾向被初步扭转;二是文艺作品的艺术质量提升,涌现出很多思想深刻、艺术精湛的精品力作;三是公共文化服务的标准化、均等化提升,群众享受文化服务更加便利。
  这样的获得感来自改革释放的红利。由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擘画的迈向纵深的文化体制改革,高度重视统筹全局、通盘考虑,改革的综合性、协调性、系统性大幅提升,许多以往困扰文化事业的体制机制问题在动真碰硬的改革中被顺利化解。
  资源分散、条块分割、效率不高,一直是困扰我国公共文化服务建设的一个老大难问题。2014年3月,由21个部门组成的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协调组正式成立,使分散在各部门中的资源和力量集中起来。《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这样重要的改革政策,就是在协调机制下制定出来的,细化90项重点工作任务,分别由26个成员单位牵头推进,有效形成了合力。
  当前正在各地加速推进的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更是体现了“握指成拳”的效力:以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为依托,加快推进县级文化馆、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加强与中国科协等合作,利用数字化等新技术手段丰富服务内容和方式;实施“阳光工程”,发挥文化志愿者作用,解决贫困地区特别是村级公共文化服务人才不足问题。文化、党建、科技、民政等力量在基层拧成了一股绳。
  改革向纵深推进也推动着文化机构不断创新。杭州的文艺爱好者在手机上就能预约舞蹈、书法课程,而且全部免费;宁波的读者想借书,给图书馆下单,快递就能送书到家;上海的市民无论在哪个区都能使用“文化云”。浙江文化礼堂、安徽农民文化乐园、山东文化大院、甘肃“乡村大舞台”……一大批新型公共文化服务模式吸引了大批群众。
  群众的文化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2017年我国3166个公共图书馆发放6736万个借书证,比2013年增长1倍多;接待读者7.45亿人次,比2013年增长3倍多。44521个群众文化机构举办198万次活动,服务群众6.4亿人次。全国99.07%的居民能收看到电视。 “丧”“佛系”“葛优瘫”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年轻人热衷的身份标签,也许是因为社交媒体的过度放大和传播,青年文化“仿佛进入了一个低迷和消沉的时代”似乎成了一个“定论”。但在我看来,青年文化的主流气质,依然是充满自信和正能量的,只是缺少一个很好的平台或时机去释放这样的信息。无论是日常社交生活还是年轻人聚集的流行文化场域,都在急切地呼唤青年绽放创造力,呼唤青春的热血。
  最近,一首在音乐平台拥有超高播放量的《猴子说》,格外引人注目,堪称中国风元素和电子音乐的完美融合,也正因此,音乐节目《即刻电音》进入了我的视野,让我看到了中国电音的创造力,也让我感受到了那种暌违已久、专属于年轻人的精神气质:冲劲,爆发力,创造力以及文化自信。
  电子音乐是自20世纪60年代起风靡全球的音乐制作手段,通过综合调用各种机械的、电子的和数位的技术形式,不断突破想象力的极限,具有跟不同地域流行音乐相互融合的强大魔力。在中国,电子音乐虽然也有过其他形式的融合,但却没有被系统化梳理过,没有一个专业舞台来集中体现,与中国文化元素的结合更是无从谈起。
  如何把世界流行的电音“为我所用”?以《即刻电音》为代表的音乐节目做了尝试。从目前已经播出的几期节目来看,节目完全超越了“为电音而电音”的通俗模式,而始终坚持“中国文化为本,电音制作为用”的本土文化立场,是文化自信基础上的艺术创新。比如作品《东邪西毒》加入了山歌和大鼓的民乐元素,成功制造出文化杂糅的美妙眩晕;比如作品《形意》在编曲中大量使用中国传统乐器,让我们去思索不同音乐表现形式背后共通的表意逻辑。这些作品不仅让观众耳目一新,更全面展现了当代中国青年音乐人群体对民族文化和传统文化的深刻体认,以及中华文化底蕴在全球化时代强大的生命力。
  电子音乐跟中国本土流行音乐发生的化学反应,培育出的文化样本,令人惊喜,也给人启发。它们打开了中国电音融入世界文化的窗口,也让中国本土青年音乐人的精神气质走向了世界。从中国电音的创作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音乐的进取的青年群体,是一种以自信的姿态积极融入全球文化潮流的中国文化。这种青年群体的精神气质,正是当下流行文化场域的主要动力,期望今后有更多平台能从不同的角度,展现当代青年积极自信的精神风貌,让中国文化在国际舞台上发出更强的声音。



上一篇:京东物流面向社会全面开放
下一篇:推移房价价值的下降率会越低